您现在的位置是:大智彩票 > 大智彩票 >

任天堂还能撑多久?

2021-06-11 02:40大智彩票 人已围观

简介任天堂纵观任天堂最近20年的股价,呈现出极为规律的周期性,那就是在发布主机硬件产品的3-4年之后,就会陷入巅峰和低谷的交替之中,距离任天堂发布Switch已经过去快四年了,周期性陷阱...

  纵观任天堂最近20年的股价,呈现出极为规律的周期性,那就是在发布主机硬件产品的3-4年之后,就会陷入巅峰和低谷的交替之中,距离任天堂发布Switch已经过去快四年了,周期性陷阱就像一个魔咒笼罩在任天堂的上空,就连其股东也对任天堂的发展不太看好。

  任天堂的股价在今年开年以来,已经有了下滑的趋势,另一方面,Switch的大卖暨《动森》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,我们可以在抛开爆款现象之后,对任天堂的营收情况有一个更为直观的静态审视。

  任天堂过多依靠主机硬件的营收,在新主机上押注了太多的筹码,同时在游戏开发和手游上有些乏力,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不能解决,周期性陷阱将会如期而至。

  那么,任天堂现任社长古井将要如何对敌?索尼世嘉大地环伺,苹果微软迎头赶上,任天堂如何突围?

  实际上不仅仅是在近20年,从任天堂发家至今的130多年,任天堂一直在“大起大落”中前行,既有拥有6000亿日元现金流,WII大卖1.4亿台的高光时刻,也有被索尼赶超、濒临破产的黯淡时刻,任天堂本身就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  1889年,任天堂是一家在日本东山区的扑克牌厂,日本第一张扑克牌就出自任天堂之手。

  不过在之后的几十年中,由于“朝令夕改”的政策,任天堂一直经营惨淡,1949年,任天堂的第三任社长山内溥接手时,任天堂已经濒临倒闭,山内溥只能进行改革,裁撤员工,整顿技术部门,与迪士尼达成合作,这在当时是一个很需要勇气的举动。

  1951年,改革之后的任天堂正式更名为“任天堂骨牌株式会社”,与迪士尼的联动让任天堂的纸牌大卖,从而有了资本的原始积累。

  有了钱,那就好办事了,1963年,任天堂开始生产玩具和等家居产品,随着日本经济水平的增加,民众的娱乐需求逐渐高涨,于是敏锐的山内溥决定进军电子玩具、电子游戏领域。

  于是在1969年,任天堂正式进军游戏行业,开始研究一些美国的游戏设备,例如雅达利。

  在1977年,任天堂与三菱点击合作开发家用游戏机“Color TV Game 6”,内置六款体育游戏,后来又逐渐增加到15款,这个型号的主机实现了100万台的销量,任天堂得以一战成名。

  也正是在这一年,宫本茂加入任天堂,他的思路则是延续不断出品新游戏从而带动主机增长,一次偶然乘坐新干线的机会,横井军平觉得要是有一款随时随地玩游戏的便携式设备就好了。

  于是在1980年,任天堂发布机卡一体掌机“Game & Watch”并在全球销售了4000多万台,任天堂从此进入掌机时代,在1983年,任天堂又发布“红白机”;1985年,任天堂发布FC游戏机,同年,超级马里奥诞生

  此时的任天堂迎来了自己辉煌二十年(1983-2003),但却也埋下了动荡的种子。

  时间进入九十年代,任天堂已经在家用游戏机市场形成了绝对的垄断,为了减少制造商和游戏开发商的营收分流,任天堂先是提出控制“掌机”生产份额,即限制生产厂家的生产数量,但对自家生产商不做限制;其次则是限制开发者的游戏开发数量,用于延缓机器的更新速度。

  不过此时的市场上已经开始出现了以光盘为载体的游戏机,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世嘉公司,看到风头的任天堂向索尼寻求合作意图狙击世嘉,但合作后期,任天堂担心索尼会图谋自家产品数据,于是转而与菲利普进行合作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1995年,任天堂发布了自家的Virtual Boy,但销量非常惨淡,游戏阵容也较为平庸,这个时期的索尼抓住机会,疯狂抢夺任天堂的游戏市场资源,“策反”任天堂的合作伙伴,任天堂的掌机统治时代也因此迎来了结束。

  保守的ip授权和业务合作,让任天堂背上了诸多骂名,在这一时期,微软和索尼包括世嘉开始崛起,PS系列、Xbox系列开始逐渐赶超任天堂。

  此后的任天堂也推出了中规中矩的GBA和NGC,直到2002年,山内溥退休,岩田聪接任,任天堂开始转变思路,进军家用游戏机领域,2006年,任天堂WII发布,全球一共销售了11亿台,讲究体感操作,设计新颖的它终于在索尼、微软家用机面前站稳了脚跟。

  在此之后的十几年中,任天堂仿佛陷入了保守的发展困境,股价呈现大起大落的曲线,“巅峰”和“波谷”非常明显。

  实事求是的说,任天堂的营收依旧在快速增长,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在2020年财年(截至2021年3月),任天堂的合并净利润增加55%,达到4000亿日元,创历史新高。

  但股价却下跌了,资本们的逻辑是,任天堂的营收周期极其不稳定,当下的盈利极其依赖主机硬件的营收,通过主机硬件实现游戏的成交量进行营收。

  如果以苹果作为对比,iPhone、ipad、mac以及耳机、手表等多品类硬件是支撑其四万亿市值的主要原因。

  不论是此前畅销的WII还是更为之早的“红白机”,销量增长周期往往只有3-4年,在这之后,销量将会接近饱和,任天堂的这门生意也就基本上达到了业务天花板。

 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2020年三月,借助新冠疫情的“助力”,以及《动森》的推出Switch销量同比上升30%,但受制于产能,让Swicth是一机难求。

  等到居家隔离结束,Switch的打开率已经跌至7%,《动森》的火爆更像是昙花一现,难以成为像马里奥一样的长青产品。

  任天堂需要解决的是,如何稳定自家游戏的质量与口碑,提振游戏IP的销量,而这些都是以主机硬件为基础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任天堂的下一代主机“扑街”,任天堂的业务也会别其拉下水,然后进入下一个周期陷阱。

  任天堂的法子则是进军智能手机领域,任天堂计划在2021年下半年,与Niantic开发《精灵宝可梦》,并发行使用游戏“皮克敏”的健康管理软件,将利用位置星系和AR,从而为玩家提供新的游戏体验。

  而在此前,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任天堂还与DeNA合作开发《马里奥赛车巡回赛》,在世界范围内备受欢迎,种种举措都在表明,任天堂在迫切的求变。

  而在最近几年,不断逼近的云游戏,也让任天堂头疼,这一领域内的强劲选手正是苹果,如果任天堂不能继续在主机硬件上做出突破,那就需要主动下场,探索传统游戏的新价值才行。

Tags: 任天堂 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908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